簡體中文  |  English   |  Fran?ais  |  ???  |  日本語

公眾號
公眾號
客戶端
客戶端

大連 · 沈陽 · 上海 · 其他

搜索

郵箱登陸 友情鏈接 法律聲明

頁面版權:恒信律師事務所 中企動力 提供技術支持   遼ICP備06009171號-1

>
>
國際爭議解決(一):臨時仲裁 —— 不臨時的爭議解決形式

大連   總機:86-411-82825959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沈陽   總機:86-24-22517958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上海   總機:86-21-63903699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恒信資訊

國際爭議解決(一):臨時仲裁 —— 不臨時的爭議解決形式

分類:
恒信資訊
瀏覽量

仲裁,是指由雙方當事人協議將爭議提交至具有公認地位的第三方,由該第三方對爭議的是非曲直進行評判,并作出裁決的一種解決爭議的方法。相比于訴訟,仲裁是一種相對私密、簡潔的爭議解決形式。

在國內爭議解決中,不論是勞動仲裁、還是商事仲裁,皆由依法設立的仲裁機構管理,如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北京仲裁委員會等;而國際爭議解決中,尤其是商事領域的爭議,存在另一種同樣常見、歷史卻更加悠久的仲裁形式——臨時仲裁(Ad hoc arbitration)。

臨時仲裁的淵源

早期的商事仲裁多發生在同行業之內,商人之間發生糾紛后為了節省金錢和時間,不愿去法院訴訟,而愿在同行中選擇他們信任的、有威信的人居間調解或裁斷。這些被選作仲裁員的人,往往與指定他們的當事人是商業上的伙伴,或是有長期的生意往來。在很多情況下,糾紛的雙方難以推舉出共同的人選,只能各自選擇他們信任的人作仲裁員,由兩名仲裁員合作仲裁。如果兩個仲裁員意見分歧,無法達成一致裁決,則須由他們共同推選一位“公斷”(Umpire),獨立作出裁決。這種由兩名仲裁員組成仲裁庭進行仲裁,由一名“公斷人”作必要時補救的仲裁方式,在英國等有“臨時仲裁”(ad hoc arbitration)歷史傳統的國家中曾甚為流行。這種兩名仲裁員仲裁的傳統對英國的仲裁立法有很大的影響。英國1950年仲裁法中關于仲裁庭組成和裁決的規定,基本上是針對兩名仲裁員外加一名“公斷人”的仲裁程序而設置的,直到1979年仲裁法修訂時,才對由三名仲裁員組成仲裁庭的程序加以修補。在具有重大改革意義的1996年仲裁法中,英國仍然在作出部分改進的基礎上,保留了兩名仲裁員組成的仲裁庭和"公斷人"制度。在中國,與仲裁相對應的詞是“公斷”,仲裁一詞來源于日本語。因此,我國沒有仲裁的傳統,也不難理解目前<仲裁法>只移植確認保護機構仲裁,而對臨時仲裁采取觀望嘗試的立場。[1]

臨時仲裁

臨時仲裁的字面理解很容易令不了解它的人誤解,認為這種仲裁效力比不上我們常見的機構仲裁,而筆者認為這僅僅是文字表述的問題。其一,如果我們查詢韋氏字典(Merriam-Webster),該詞典對ad hoc一詞的解釋更加強調特別性而非過渡性。其二,臨時二字描述的對象并非仲裁本身而是仲裁庭的非常設性,即“仲裁庭是臨時的,但仲裁不是臨時的”。因此,如果ad hoc arbitration的翻譯是“專門仲裁”或“特別仲裁”,或許更容易理解。

Ad hoc

在我們熟悉的機構仲裁(Institutional arbitration)中,雙方將爭議提交至仲裁機構,不論是事前約定,還是事后達成合意;不論當事人選擇在London Court of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LCIA),還是the 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ICC)解決爭議,都有成熟制定的仲裁規則,按部就班完成仲裁程序。因此,也有說法稱,選擇仲裁機構就是選擇仲裁規則。

LCIA的事前(發生爭議前/future disputes)仲裁協議條款范本[2]

"Any dispute arising out of or in connection with this contract, including any question regarding its existence, validity or termination, shall be referred to and finally resolved by arbitration under the LCIA Rules, which Rules are deemed to be incorporated by reference into this clause.

The number of arbitrators shall be [one/three].

The seat, or legal place, of arbitration shall be [City and/or Country].

The language to be used in the arbitral proceedings shall be [    ].

The governing law of the contract shall be the substantive law of [    ]."

而臨時仲裁(Ad hoc arbitration)要求當事人“定制”自己的仲裁程序,除仲裁地、仲裁員數量、仲裁語言等常規定制之外,還可以對仲裁員的選定、各類期間、通知送達等諸多事項進行“深度定制”。這種深度定制靈活性雖強,卻對當事雙方的專業性與配合度要求較高,如雙方對國際仲裁不夠熟悉,則會拖慢仲裁進程。

為了在效率和靈活之間尋求平衡,作為既定規則與定制規則的折中,臨時仲裁常常適用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的《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UNCITRAL Arbitration Rules)。

《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簡介

《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最初于1976年通過,一直用于解決多種爭議,其中包括沒有仲裁機構參與的私營商業當事方之間的爭議、投資人與國家之間的爭議、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爭議以及由仲裁機構管理的商事爭議。《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提供了一套全面的程序規則,當事方可約定按照這些規則進行因其商業關系而產生的仲裁程序,這些規則廣泛用于臨時仲裁和常設機構仲裁。該《規則》涵蓋仲裁過程的所有方面,提供了示范仲裁條款,對任命仲裁員和進行仲裁程序規定了程序規則,還對裁決的形式、效力和解釋等問題確立了規則。目前,《仲裁規則》有以下三個不同版本:㈠1976年版;㈡2010年修訂版;及㈢納入《 貿易法委員會投資人與國家間基于條約仲裁透明度規則》的2013年版。[3]

以《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2010年修訂)版[4]為例,其正文部分用四個章節43條內容規定了仲裁的框架規則,包括緒則、組庭、仲裁程序與裁決四部分。爭議雙方在選擇適用該仲裁規則的同時,還可以選擇專業的仲裁機構作為本次仲裁的管理機構(administrating authority),將行政性事務與仲裁費暫存賬戶等周邊配套工作交給專業的仲裁機構處理,將仲裁員從繁雜的工作中解救出來。

除行政性事務之外,選擇管理機構可以同時完成《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2010年修訂)第6條中選擇“指定機構(appointing authority)”的要求。指定機構,作為該仲裁規則下的重要組織,擔負選任仲裁員與受理關于仲裁員的替換申請等作用。

在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Singapor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re (SIAC)管理的UNCITRAL規則下臨時仲裁的仲裁協議條款范本[5]

Any dispute, controversy or claim arising out of or relating to this contract, or the breach, termination or invalidity thereof, shall be settled by arbitration in Singapor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UNCITRAL Arbitration Rules for the time being in force.

The arbitration shall be administered by Singapor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re ("SIAC") in accordance with its Practice Note on UNCITRAL cases.

The appointing authority shall be the President or Vice-President of SIAC Court of Arbitration.

The number of arbitrators shall be _________________*(odd number).

The language to be used in the arbitral proceedings shall be ________________.

機構仲裁與臨時仲裁的區別總結

至此,我們對機構仲裁與臨時仲裁作以簡單對比總結。

仲裁規則方面,機構仲裁通常有自身配套的仲裁規則,可以按部就班開始仲裁程序,不需要在確定仲裁規則的環節浪費時間。而臨時仲裁沒有“天生的”規則,如處于爭議中的雙方當事人無法對仲裁程序達成合意,必然會浪費寶貴時間;故而時常用《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等適用于臨時仲裁的仲裁規則開啟程序。從另一方面來說,機構仲裁的仲裁規則確定性較強,沒有臨時仲裁靈活,在國際仲裁“老司機”眼中,反而效率不夠高。

仲裁員選擇方面,機構仲裁有較為完整的仲裁員名冊可供選擇,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滿足各種仲裁案件需求;而臨時仲裁的仲裁員選擇范圍不限于此。

仲裁費用方面,機構仲裁的仲裁費用大多采取按案件標的比例計取,該費用已包含各種行政事務費用,也有少數仲裁機構仍堅持計時收費。而臨時仲裁的費用主要是仲裁員的費用,有的復雜案件中,仲裁員會要求增加仲裁秘書處理行政事務。單從行政費用的來看,臨時仲裁的費用更少,但臨時仲裁中的仲裁員需要負責仲裁庭的組織管理,仲裁費不一定比機構仲裁低。

因此,相比于機構仲裁,臨時仲裁更適用于當事雙方配合度高的、仲裁員把控能力強的、雙方律師了解仲裁程序的案件;對于需要穩定且費用確定的仲裁當事人,我們建議選用機構仲裁。



[1]https://baike.baidu.com/item/臨時仲裁制度/12773147?fr=aladdin#1

[2]Recommended Clauses

https://www.lcia.org/Dispute_Resolution_Services/LCIA_Recommended_Clauses.aspx

[3]《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2010年修訂)| 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

https://uncitral.un.org/zh/texts/arbitration/contractualtexts/arbitration

[4]https://uncitral.un.org/sites/uncitral.un.org/files/media-documents/uncitral/en/arb-rules-revised-2010-e.pdf

[5]Singapor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re | UNCITRAL Model Clause

http://www.siac.org.sg/model-clauses/uncitral-model-clause

竞彩篮球胜分差主1-5